导航菜单

首页 >  文章 >  世间最优雅的「恶魔」:绝版的90年代男神、孤独与拯救女绅士电影

世间最优雅的「恶魔」:绝版的90年代男神、孤独与拯救女绅士电影

图片说明:世间最优雅的「恶魔」:绝版的90年代男神、孤独与拯救女绅士电影,。



要说世界上最优雅的「恶魔」,安东尼·霍普金斯肯定有名字。


有多少人因为一部电影,而迷上一个演员?


而我就因为《沉默的羔羊》,迷上了安东尼·霍普金斯。没有人能忘记这张脸。


前些天,他抱着爱猫弹钢琴,弹的是电影《沉默的羔羊》的配乐。


网友傲娇的诉说自己的心理阴影:


“我知道这个老人家,他弹完琴就要吃人了。”


“小时候看沉默的羔羊,都吓哭了。他和冯远征在我心里是一样一样的。”


30年前的情人节当天,《沉默的羔羊》上映了。如今在B站观看这部电影,是一个颇为有趣的体验。


这部经典中的经典,是少有的能够覆盖60后到00后观众的神作。年轻人在弹幕里追星:


“眼睛里有诗的男人”


“如果汉尼拔教授不整天念叨着吃人,和他共进晚餐一定是世界上最迷人的事情”


“安东尼·霍普金斯的《汉尼拔》,更可怕”


“汉尼拔只出场了不到20分钟,就拿到了奥斯卡影帝”


“我爱他的口音,爱这个臭老头一辈子”


安东尼·霍普斯金将汉尼拔演绎的如此极致,令人害怕又让人着迷。他拥有最令人陶醉的冰蓝色双眸,似乎能一眼看穿人的灵魂深处,神秘又惊悚。


汉尼拔形象深入人心,以致于有一次他开车出门,差点碰到一辆出租车,他下车道歉,出租车司机惊慌逃走:“啊!你快走开!啊!!!”


后来这个司机又将安东尼告上法庭,理由是安东尼吓坏了他,而法庭居然判出租车司机赢!


有一个餐馆服务员看到他,竟不自觉地端出一盘带血的生牛肉。


确实,看完《沉默的羔羊》被吓到连续半个月晚上睡觉不敢关灯之后,就不会再忘记安东尼·霍普金斯这出神入化的演技。


即便30年过去了,再翻出这部电影来看,都能让人回味许久。安东尼超一流的演技将汉尼拔诠释到了近乎完美的境界。


如果盘点影史TOP10反派角色,那第一名无疑就是他。


《沉默的羔羊》是安东尼演艺生涯最大的一个转折点,他拿到奥斯卡小金人,一炮而红。


而那一年,安东尼·霍普金斯已经54岁。


只是没想到在此片之前,安东尼是如此落魄的一个演员,很意外。


导演一开始找的是“007”肖恩·康纳利,但肖恩嫌弃这个故事太恶心,不想演这个角色。然后才找到安东尼·霍普金斯。


他属于大气晚成的演员,不帅,但很优雅。一口悦耳的英式腔调,还有那令人捉摸不透的眼神,几乎无人能超越。


他仅仅站在那里,什么话也不说,朝你微微一笑,就足够令人战栗。


在前传《红龙》中,安东尼·霍普金斯饰演的汉尼拔还未入狱,是一名犯罪心理学家。他善于掌控诺顿扮演的FBI调查员的心理,把线索引到另一个方向。


强大的演技派还有“伏地魔”拉尔夫·费因斯,三大男神在一起对戏,就像神仙打架。


安东尼·霍普金斯戏份不多,却经常无比,有他的人格魅力加持,更是使得整部电影上升足足一个台阶。


《红龙》


而汉尼拔最大的转型,是在后传《汉尼拔》中,安东尼·霍普金斯对女主角的柔情表达方式,让人物更加丰满、立体。


尤其在佛罗伦萨那段戏,在这个文艺复兴的发源地,在旧城广场,在喷泉边,安东尼·霍普金斯把汉尼拔博士的凶残和狡诈之外,更充分展现了角色的丰富内心。


无论是反派还是正派,安东尼·霍普金斯都能演绎得同样精彩。


漫威《雷神》系列,我们喜欢他扮演的雷神他爹-奥丁。他的光芒更是照亮《西部世界》,以致于第三季他一走,感觉连诗性都带走了。


这样令人敬服的演技,并不是安东尼天赋异禀,而是努力练习。


和斯皮尔伯格合作《勇者无惧》时,他练台词多达250遍,倒背如流。在片场开拍,一口气背下7页台词,一遍过。整个剧组为他鼓掌,斯皮尔伯格都尊称他为“Sir”。


《西部世界》第一季


或许安东尼·霍普金斯将热情都留给了电影,回归家庭生活时只剩下冷淡,很难和谁长久陪伴。


他一生3段婚姻,前两次都一拍两散。就连唯一的女儿,也是老死不相往来20年。


唯一的女儿阿比加尔是第一任妻子生的,父女两的眉眼像极了。阿比加尔1岁多时,安东尼·霍普金斯离开了她们母女,从此霍普金斯对女儿非常冷淡。


1970年,他和一位到机场接他的年轻秘书一见钟情,3年后就结婚了。此后前妻和女儿基本绝口不提,前妻的照片在网络上更难找到,


阿比加尔跟着母亲在伦敦长大,爸爸从不过问她的生活,也不关心。她很小就读不下去书,抽烟喝酒叛逆,最后学校都不想收她了。


她去求爸爸,安东尼·霍普金斯一脸漠然,阿比加尔顿时觉得自己被抛下悬崖。“我从小父母离婚,我的童年并不幸福,我差一点儿自杀。”


但更加痛苦的是,作为名人的爸爸无处不在,电视上、公交车广告上,阿比加尔抬头就能看见,那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。为了修复关系,阿比加尔和父亲见过一面,但最后大吵一架,让无比渴望家庭温暖的她心如死灰。


阿比加尔长大做音乐,举行过十几场个人演唱会,但安东尼·霍普金斯一次都没有去。


有一次更绝,女儿开演唱会和他的电影首映就隔一条街,走两步就到了。可是他亮完相就回家了,不但没去看一眼,连一个电话都没有。


父女俩的关系跌入冰点,冷酷无情。阿比加尔气死连姓氏都改了,声明与父亲断绝关系。


做得如此决绝,想必是阿比加尔寒心到了极点。原生家庭的关系糟糕至此,安吉丽娜·朱莉和她爹排第一,安东尼·霍普金斯父女俩可排第二。


温暖,这个词语在安东尼·霍普金斯的人生中很罕见。


他也从不为自己的冷酷无情解释,而是淡定地说道,“你不用爱你的家人,孩子也不必爱他们的父亲,没必要相亲相爱。”


人生本就冷酷。就像他演的汉尼拔角色,也是根据现实改编,现实生活比电影角色更残酷无情。然而,这真的是那个优雅迷人的安东尼·霍普金斯吗?


冷酷,或许是一种会遗传的情绪。霍普金斯自己的童年也非常糟糕,他对原生家庭的记忆并没有温暖的画面。


他父亲是面包师,在家族里的地位不高,所以霍普金斯小时候也被嘲笑,尤其是被经常拿来和他表哥做比较。


正如哈利波特从小被姨妈一家欺负,霍普金斯也常被嫌弃笨,还被取了难听的外号,但表哥却总是被夸奖聪明。


在学校,他遭受霸凌,被揪着耳朵嘲讽,“你只配给你爹的面包涂黄油。”这样贬损的语言一再进入霍普金斯记忆中,他的童年并不比如今他女儿的童年好过几分,孤独无助贯穿着他的整个成长。


在学校不受欢迎,他没有一个朋友。唯一给他安慰就是弹钢琴,音乐是他的避难所。回到家中,父亲要他帮忙烤面包,而他正在弹贝多芬,一首洪亮的曲子。


父亲走过来吼道,“你弹的是什么鬼东西?”


“贝多芬。”


“难怪他变聋了!”


父亲从来不会好好说话,又总是喜怒不定。会突然狂怒,斥责他和母亲,即便那时霍普金斯已经很大了。霍普金斯和自己父亲之间,也是充满冷酷。


直到父亲死前,他们都不怎么说话。即使在亲情中,他也将自己设置为“局外人”。


冷酷和疏离,是他的自我防御。没有对温暖的期待,就不会失望,这种方式至少保护了当年幼小的霍普金斯,不至于让他走向绝望。这种原生家庭的相处模式,也延续到他后来和女儿的相处中。


看到这里,你可能已经明白,为什么他总是能如此成功塑造出那些冷血角色。霍普金斯总能像“局外人”一样看清楚所有人。


有时,他也困惑,也曾问自己,“我到底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?看我经历了怎样的人生......”


“我那个年代,男人就是男人,我们不擅长接受别人的爱,也不擅长给予。我们不懂这些。”


霍普金斯对年轻人说,“如果你们的父母给你带来了很多困扰,那么搬出去。当这段关系阻碍到你了,你只需要离开就行。”


霍普金斯也离开了他那暴躁的父亲,离开糟糕的原生家庭,是他唯一可以拯救自己的途径。


远离家,他第一次踏上剧场担任舞台经理。跟着剧团在小镇间巡回演出,和杂耍演员聊天,他们时常喝得烂醉。霍普金斯陷入无法进步的困境。


他想法设法进入国家剧院,他急切的想要成功。然而,他偶尔能演一些没有台词的龙套角色,送一份信、端一杯茶。但他急不可耐,他极度害怕自己和父亲一样,一辈子做着微不足道的工作。


他想要演重要角色,急冲冲跑去找管选角的人,大喊:“在这到底要和谁上床才能得到个好角色?”


选角导演吓了一跳,因为那时霍普金斯才去3个星期而已,他一个小透明如此傲慢。好在选角导演给了他一个有台词的角色。而那个只关心面包的父亲来了,在开演前父亲对他说,“你别在这里待太久,你要去挣钱。”


霍普金斯化妆时,父亲又来到化妆间。刚好这部戏的男主角也在那里,霍普金斯的父亲从来不管风度和优雅,直接问那位男主角,“你多大年纪?”


那位演员告诉了他,然后霍普金斯父亲直戳人家心窝,“我们年纪一样大,所以我们俩都开始走下坡路了。”


霍普金斯非常难过,母亲听说后也很难过。她问父亲,你怎么能跟儿子的同事这么说话。父亲反驳,他和我们普通人一样也要呼吸空气吧!


也许他是反抗他的父亲,想要离他越远越好。那时他在剧院酗酒,那段历史并不怎么光彩,离开剧院时情绪很不好,他直接吼:“你们都见鬼去吧!”


“我不属于这里。”霍普金斯总是说,他有威尔士人的脾气,“我没有纪律感,身上也没有那种适应的机制。我会斗争,会反抗。”


在剧院他感到不安,所以他逃到了美国,住在了洛杉矶。他以为离开了糟糕的父子关系,可以获得温暖和安全感。但离开英国国家剧院50年过去了,当霍普金斯回头看,原来他不属于任何地方,他是一个孤独的人。


甚至没有一个演员朋友。他常常称呼自己为独来独往的人:孤独,不合群,独居者。


远离父亲,霍普金斯第一次到好莱坞,参演《铁幕情天恨》,随后两年,他都只能获得演配角的机会。酗酒一直困扰着他,“我那时候总是很忙,忙着醉醺醺地。”


从地理位置上摆脱了父亲,但霍普金斯在英国剧院染上的恶习——酗酒,却一直跟着他来到美国。对人生的焦虑和恐惧,他用酗酒来麻木自己。


他知道自己“惹人厌烦,不被信任。”他曾经有过几次,每天会想到退出演艺圈。


直到1975年的一个冬天,他意识到酗酒让他发狂,在剧组也大发脾气,如此下去他的人生将和父亲并无差异。他决定戒酒。


他努力戒酒,并控制脾气,学着柔和些。但他的母亲很会撒盐,反问他:“你为什么不做自己,当个混蛋就好?我太了解你了,你就是个魔鬼。”


人生中最脆弱的时候,霍普金斯总是被抛弃,他从父母那里没有获得过温暖。


了解他的父母是如何对待他,也许就更能明白,为什么他能把冷血的汉尼拔诠释得如此成功。也能理解他为什么对自己的女儿如此冷酷。


慢慢地这些年来,他学着不去讨好别人,也不再发脾气。


他曾让愤怒撕碎了他,如今火山般的愤怒,转化为燃料,成为他演戏的动力和爆发力。然而不安和疏离依旧伴随着他的一生。


漫漫一生,如今安东尼·霍普金斯83岁了,谈到朋友时,他只提过一位:伊恩·麦克莱恩。就是《指环王》里的甘道夫,前段时间因在BBC读杜甫的英译诗,登上热搜。


霍普金斯和伊恩·麦克莱恩拍《化妆师》时,他已经78岁,麦克莱恩76岁。在剧组他俩一起聊天,相处得非常好。


《化妆师》


好到什么程度?霍普金斯从小就精神紧张,不喜欢与人亲近。而这次他说“我一瞬间感觉很自在,好像我的缺乏归属感只存在于想象中,存在于我的空虚里。”


他和伊恩·麦克莱恩的人生经历都足够丰富了,两位老哥哥在一起除了拍戏,更多的是分享老故事,他们俩都演过莎士比亚的《李尔王》。


当霍普金斯再次回到英国剧院,在舞台上,他需要面对真正观众时的恐惧。而“甘道夫”麦克莱恩在他身边,他感觉好多了,“我回到家了”。


演出非常成功,随后他俩接受采访,伊恩·麦克莱恩通过视频对谈。看完这个采访,我们就会知道霍普金斯为什么感到了“家的温暖”。


伊恩·麦克莱恩说:“安东尼说的话,完美而诚实,所有这些都透过他的表演展现出来,他可以同时表现出脆弱和坚强。你们谁能替我吻他一下?我很遗憾现在没在你身边,你听起来状态不错,爱你哦。”


这也许是霍普金斯成长中,感受到少有的温暖时刻。在《终点之城》里,安东尼·霍普金斯暖化到可以卖萌。


他的生活中一直被父母否定和打击,或恶语相对,以致于只能学会“冷酷”来保护自己。家人是自己无法选择的人,而朋友,却是可以选择的另一种亲人。


年老了,他被同样爱好莎士比亚的英国老头子温暖着,将他从“冷酷”中拯救了出来。



 >  本文声明:

本文内容不代表成人电影A片精品网站_大陆v香焦成人影院_亚洲高清无码成人AV--蜜桃圈APP视频立场,本站仅作整理、存档及学习之用,文章版权归属于原作者所有。

部分原创内容欢迎收藏、学习、交流、转载,但请保留文章出处及链接。

文章名称:世间最优雅的「恶魔」:绝版的90年代男神、孤独与拯救女绅士电影

文章地址:http://www.ridetracks.com/article/15.html
有关热门【世间最优雅的「恶魔」:绝版的90年代男神、孤独与拯救女绅士电影】的标签